? 2019 黄山市精神文明建设委员会指导办公室


六月的哀思——致父亲

时间:2020-06-22

  父亲节又到了,朋友圈和微信群都是“父亲节快乐”的祝福声,而我的父亲已永远地离开了我们。“子欲养而亲不待”的寂寥缠绕着我,父亲的音容笑貌又浮现在眼前,与父亲相处的过往,就像一台时光机一般,一历历一幕幕清晰地在脑海里播放出来,展现在眼前。听着窗外的夏雨, 更增添我对父亲的思念, 泪已盈眶,禁不住轻敲键盘,用我的文字来寄托对父亲的一片哀思。              

  父亲一生最大的愿望就是望子成龙。我在家是老大,下面有一个妹妹,一个弟弟。父亲为弟弟取名为“汪文兴”,寄托了父亲对我们姊妹三个的期望。
  父亲对子女一视同仁,这在重男轻女的农村难能可贵。他常常对我们说:“我小时候穷没有钱读书,我希望你们能好好读书,长大有出息,再苦再难我和你妈都会让你们读到学校不收为止的”。
  记得我五年级的时候,看到同学有一本《少年文艺》,不懂事的我哭着要买,当时家里非常困难,一向好面子的父亲最终还是不声不响地到村长家借了钱,满足了我的心愿。
  所幸我们姊妹三人最终实现了父亲的心愿。三人都考上了中专走出了农村,成为村里羡慕的对象,父亲的脸上展现了开心的笑容。
  记得冬天的时候,父亲的双手及双耳总会生冻疮。大雪纷飞的日子,大家都在家烤火的时候,父亲和母亲总会在菜园里挖出大蒜,整理齐整打成小捆,洗干净,第二天凌晨天未亮,父亲就会骑着自行车把菜带到屯溪市场卖。母亲心疼地对父亲说:“这么早,天气太冷了!”。可父亲却坚定地说:“天气越冷菜的价格才会越好”。我似乎读懂了父亲在寒冷的冬天露出的带着全家希望的笑容!
  记得有一次,父亲到屯溪卖红薯藤,到了天黑透了还没回家,我和妈妈打着手电沿路去接他,出村口的时候,我们终于看着父亲推着三轮车孤独的身影。后来从母亲的口中才知道当天因为卖红薯藤的人多,不好卖,父亲一直叫卖到天黑,才用最后一捆红薯藤和隔壁卖李子的人换了一篮李子拿回家给我们三姊妹解馋,而父亲自己不舍得买一瓶水喝,中午饿极了只买了一个馒头充饥。父亲总说:“我喜欢看着一家人在一起吃得开心的样子 ” 。               
  父亲是严厉的,我在初三的时候,因迷恋上小说中考未考出好成绩,父亲让我跟着他下田割稻、插秧,记得有一次在水田中,我的小腿被蚂蟥叮了,当时我害怕极了,大叫着叫我妈帮我把蚂蟥除掉,父亲对妈妈说,“不要帮忙,让她自己想办法,不好好读书就必须让她吃点苦”。 后来复读的日子,我放弃了心爱的小说,一心扑在学习上,终于以优异的成绩考上了皖医护校。
  记忆中的父亲是克己奉公的。当时父亲在生产队中担任会计兼生产组长。暑假生产队里割稻的时候,小伙伴们总会挎着小篮子到稻田里捡稻穗,别人的爸妈总会故意留下一些稻穗给小伙伴们捡,而我的父亲不仅一根稻穗也不留给我,还总会叫我回家温习功课。正是父亲在工作生活中的廉洁自律、以身作则,赢得了村民的尊重。小学未毕业的父亲,在生产队选举的时候,选票总是遥遥领先,这让我在小伙伴中也引以为豪。他在队里担任育秧员、粮管员、队会计等群众信赖的岗位10余年,直到分田到户。
  父亲常年不辞辛苦的劳作,最终因肺癌病倒了。在照顾父亲的日子里,父亲总会详细地询问我们的工作生活及孙辈的学习情况。永远记得2016年6月26日,那个令人心痛无比的日子,与病魔斗争五年整,日益消瘦、失去了往日精气神的父亲带着深深的遗憾离开了我们!我知道父亲是多么渴望能看到孙辈成家立业!
  父亲一直是我工作生活中的指路明灯,他的勤劳勇敢、与人为善的品格无时无刻影响着我。父爱如山,父亲没有走,他一直活在我们的心里,永远未曾离开。愿天堂没有病痛,愿父亲笑口常开!(汪秋兰)

责任编辑: 程薇